怒海潜沙 第三十七章 盗洞

  我正准备开爬,听到他问,不由也缩了缩脖子,刚才实在太紧张了,也没有注意,其实在甬道的时候,我已经感觉被莲花箭割破的伤口,有点发炎的迹象,但是痒着痒着,又似乎好了点起来,我撩开衣服,看了一下伤口,发现伤口上的红肿已经消退了下去,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说道:“有感觉,不过现在已经不痒了,这里湿气这么重,可能是过敏吧。”

  胖子痒的厉害,说道:“那这过敏有什么办法可以暂时治一下,我刚才出了一声冷汗,现在痒起来没完了。”说着还不停地往墙上蹭,我看他后面都有血条给他蹭出来,觉得有点不对劲,忙让他给我看看,他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转过来,手还不停的挠,我拍开他的手,用手电一照,看见他背部的被莲花箭刮破的伤口上竟然长出了很多白毛,恶心的要命,随口就说道:“胖子,你多久没洗澡了?”

  胖子啊了一声:“洗澡?问这个干嘛,这属于个人隐私,我不方便回答。”

  我说道:“你他娘的有日子没洗了吧,我告诉你,你也别害怕,你背上好像发霉了,白霉,天下奇观啊,估计你再坚持个几个月还能种个灵芝出来。”

  胖子听的云里雾里的,说道:“什么,白煤?煤还有白的?你说话别这么费劲,到底怎么回事情?”

  我看着闷油瓶皱了皱眉头,似乎情况不妙,也不敢再开玩笑下去,闷油瓶挤过来用手按了一下,一按就一包黑血,轻声对我说道:“麻烦了,刚才那莲花箭里有蹊跷。”

  我觉得奇怪,但是我刚才也中箭了,按道理应该和他一样才对,难道我爷爷遗传给我的体质真的这么特别,我忙把自己的伤口露出来,表示我的疑问。

  闷油瓶看了看我的伤口,啧了一声,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胖子怕起来,转头问我道:“什么毛!他娘的别没头没尾的,哪长毛了?”说着又用手去摸,我赶紧抓住他,说道:“别动,你好像得啥皮肤病了,让我们再给你仔细看看,你可千万别抓,再抓可就留下疤了”。

  他痒的厉害,哪里忍的住,我对闷油瓶说道:“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我听人说过,有些人收不住皮肤病的痒,自杀的都有!”

  胖子叫道:“我他娘的现在就想自杀!可痒死我了,要不你就学学关公刮骨疗伤,把那两块肉给我剜了得了。”

  我小时候也得过皮肤病,土办法是有一点,就是有点恶心,对他说道:“挖肉是不用,你真以为你肉多啊,我也不是华佗,不过我身上还有点爽皮水,给你先涂上,可能有点疼,你可忍着。”

  闷油瓶楞了一下,胖子也啊了一声,说道:“所以说你们城里人就是娇贵,他娘的倒斗还带着爽肤水,下回你干脆带副扑克牌下来,我们被困住的时候还能锄会大D。”

  我当然不可能带着这种东西,呸呸两口唾液就涂在胖子背上,带上手套就给他涂开了,没成想胖子这么碍不住疼,口水一涂开他惨叫了一声,人直往前逃去,大骂:“你他娘的涂的什么东西!我的姥姥,你还不如剜了我呢,这下子胖子我真的要归位了。”

  我一看,这疼就是管用了,说道:“看你那点出息,疼比痒好熬啊,你现在还痒不痒?”

  胖子在哪里手舞足蹈了一阵子,算是缓了过来,奇道:“诶,小吴,行啊,你那什么东西这么灵,还真舒坦多了,那爽皮水什么牌子的。”

  我看他要知道我是口水涂上去的,非宰了我不可,忙说道:“别跟个娘们似的,我们快走。”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不过他笑了一之后,又变成一张扑克脸,招呼我们跟上,三个人顺着盗洞迂回着向上,爬了大概有半根烟的时间,闷油瓶在前面说道:“分叉口。”

  我挤上去,果然,左右各打了两条通道,我往左边那条照了一下,看到只往里面一点,就有砖头垒了起来,是条死路,看来砖头外面就是闷油瓶他们从右耳室到左配室的那条道。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给封了起来。难道怕什么东西从那棺材那里过来?

  不过他既然封起来了,那最后脱身的盗洞口必然是在右边,闷油瓶和我想法一致,对我指了指,三个人二话不说,继续开爬。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爬过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汗流浃背,一般的土洞爬起来还没这么累,主要是膝盖没东西顶着,不会疼,现在下面都是砖头渣子,爬在上面像受刑一样,直觉得两条膝盖滚烫滚烫,看样子做人还是有好处的,下辈子还得争取做人。

  我胡思乱想着,闷油瓶已经停了下来,做了个叫我不要出声手势,胖子看不到前面,轻声问我:“又怎么了?”

  我让他别说话,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关掉了手电,我和胖子很知趣,也马上关掉,一下子我们陷入到了绝对的黑暗之中,我这个时候非常的冷静,心跳都没有加速(事后想起来,刚才差点被墙壁夹死的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心理上已经克服了对古墓的恐惧)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不过在古墓里,听他的总是没错的。

  我们安静了一会儿,呼吸平缓下来,身上的汗也干了,这个时候,我听到上面的砖顶之上,有什么东西走了过去,似乎是个人,我心中一惊,看样子我们上面应该已经是后殿或者是甬道了,这人是谁,会不会是阿宁?或者是三叔?

  正在猜测,我突然感觉到后背脖子上痒痒的,心里一个激灵,心说难道我也长出毛来了?忙回手摸了一下,正摸到一团湿搭瘩的东西,贴在我脖子上,我以为胖子挤过来了,暗骂了一声,用力一推,把那东西推了回去,手伸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指甲里粘呼呼的,还有股淡淡的香味。

  我恶心的把这些东西搽到边上的砖头上,心说胖子的刺猬头上肯定喷了不少发油,呆会儿要是找到水源肯定得好好洗洗,这胖子头上的头油还指不定是几个月前的呢。

  正想着,脖子上又痒了起来,这死胖子不知道又在搞什么稀奇的名堂,我不由无名火起,一把拎住那团东西,把他按到墙壁上去,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怎么这胖子的脸这么小起来。我小心的支起身体,摸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那些湿瘩瘩的东西怎么好像都是头发,我又摸了两把,发现这些头发全部都缠在一起了,手伸进去就被绞住,我咽了口吐沫,开始冒白毛汗,胖子肯定没这么多头发,这些头发是谁的!

  我想起水墓道里那团吃人的头发,呼吸开始困难起来,不敢打开手电,那东西好像就离我几个公分,我一开肯定给他对上眼,这种刺激我可顶不住,正想着,我就感觉到一只纤细的湿手一下子摸到了我的脸上,冰凉冰凉的,手指甲非常的锋利,我头皮开始麻起来,脸上的肉不由自主的发起抖。

  那手的手指甲刮着我的脖子,然后收了回去,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那东西的头凑了过来,那团湿漉漉的头发,一下子贴到我的脸上,我恶心的只咬紧牙关,已经准备爆起了,突然这个时候,那团头发里突然有一个女声,非常的轻,她在我耳朵边说到:“你是谁?”

  那声音真的非常的轻,但是我却听的很清楚,不由大吃了一惊,同时这个女人的身体就靠了过来,硬是挤进了我的怀里,纤细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然后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本能的发起抖来,只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娇小,她的嘴巴贴上我的耳朵,呵出的气都是冰凉的,我彻底懵了,只听她又说道:“请抱住我。”

  我听到这句话,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虽然手还在不停的抗拒,但是却根本不听我大脑的命令,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这一下更不得了,我一下子感觉到,这女人竟然什么都没穿,皮肤冰凉但是出奇的光滑,我不由心里一乱,脸就红了起来,这个时候,那女人的嘴巴已经移到了我的下巴上,一碰一碰的,好像在暗示我去吻她,我完全失去控制,刚想一头吻下去,突然闷油瓶的手电就亮了,我一下子就看到了我搂在怀里的‘东西’,不由头皮一炸,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分享到:
赞(395)

评论12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老爸你教我的扑克脸是不是跟小哥学的
    黑羽快斗2015-08-16 21:28:47回复
  2. #49
    天真!你竟然敢抱别的女人!
    张起灵2015-08-13 17:06:59回复
  3. #48
    我来捉奸
    小哥2015-08-13 9:35:54回复
  4. #47
    好恐怖
    匿名2015-08-12 22:33:50回复
  5. #46
    我来拉~~~~~~
    禁婆2015-08-09 10:16:28回复
  6. #45
    电灯泡呃,好闪呃
    小三爷2015-08-08 14:52:36回复
  7. #44
    我吃醋了,禁婆乃找屎
    闷油瓶2015-08-07 14:54:35回复
  8. #43
    小哥,手电亮的真是时候,呵呵。
    胖子2015-08-06 21:54:25回复
  9. #42
    听到有人要做我
    2015-07-31 18:16:51回复
  10. #41
    好兴奋,小哥又笑了
    莎莎2015-07-29 10:03:28回复
  11. #40
    哇勾到男人了,还是帅哥的类型啊。他的皮肤好嫩啊我要想吃。。。
    禁婆2015-07-29 9:19:32回复
  12. #39
    涂在白毛上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喂
    唾液2015-07-25 17:41:26回复
  13. #38
    那是禁婆 /笑抽 裸着身子的长发女人
    路人甲2015-07-24 15:11:46回复
  14. #37
    小天真,哥哥笑得好看不
    闷油瓶2015-07-23 9:02:13回复
  15. #36
    居然抱吴邪 ,,,, 吴邪是小哥的。。
    三儿2015-07-22 18:55:58回复
  16. #35
    应该说 吴邪, 我在笑。 面瘫帅帅小哥哈哈
    三儿2015-07-22 18:55:29回复
  17. #34
    小哥笑了~! 小哥笑了~!
    吴邪2015-07-20 23:18:12回复
  18. #33
    你谁啊,敢勾引我媳妇
    小哥2015-07-19 13:54:13回复
  19. #32
    天真,我笑的好看不
    张起灵2015-07-17 12:42:55回复
  20. #31
    亲我,快亲我!叼雷老母!小哥,我正想开干,开你妈手电
    阿宁2015-07-15 0:07:09回复
  21. #30
    找抽啊
    小哥2015-07-14 22:11:12回复
  22. #29
    我笑了
    小哥2015-07-14 19:41:30回复
  23. #28
    小哥,快来救我,我被非礼了,呜呜呜呜呜~~
    天真2015-07-14 12:28:50回复
  24. #27
    怪我咯
    禁婆2015-07-14 7:21:00回复
  25. #26
    不好意思,再来打个酱油
    莲花箭2015-07-13 19:16:09回复
  26. #25
    好你个长毛的流氓敢诱惑我媳妇
    小哥2015-07-13 12:30:58回复
  27. #24
    靠!!!你TM谁啊!!!敢抱我的天真!!!放开他!让我来!!!
    I'm 小哥2015-07-13 11:20:55回复
  28. #23
    小哥笑了,小哥笑了,小哥笑起来真好看
    吴邪2015-07-12 10:49:36回复
  29. #22
    我是无辜的
    胖子2015-07-12 8:10:40回复
  30. #21
    你谁啊?我都没抱到
    小粽子2015-07-11 18:21:24回复
  31. #20
    評論溫暖人心QQ
    匿名2015-07-11 3:19:42回复
  32. #19
    吴邪是天真吗?
    看到过云顶天宫2015-07-11 0:16:48回复
  33. #18
    好你个禁婆 竟然趁我不注意勾引我媳妇
    小哥2015-07-10 23:45:49回复
  34. #17
    放开那少年!让我来!
    小哥2015-07-09 2:32:13回复
  35. #16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女人抱我 ///// ▼_,▼
    小哥的天真2015-07-08 22:13:56回复
  36. #15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小哥的天真2015-07-08 22:12:50回复
  37. #14
    嘿咻嘿咻
    驴蛋蛋2015-07-06 19:14:32回复
  38. #13
    可恶的闷油瓶 坏我好事 我马上就要亲到小三爷了!
    禁婆2015-07-06 12:06:25回复
  39. #12
    那个禁婆是霍玲嘛?
    路人2015-07-06 11:34:36回复
  40. #11
    你们一个一个的....还让老子活吗!
    胖子2015-07-03 21:11:32回复
  41. #10
    小哥我只爱你一个人
    天真2015-07-02 22:45:46回复
  42. #9
    小哥千万别吃醋,脑补一下(小哥打开了手电,把那女的头拨开,自己扑到了天真身上,然后。。。。。。。再然后,关掉了手电。。。。。。)
    忠诚稻米2015-07-02 20:45:54回复
  43. #8
    小哥救我~~
    吴邪2015-07-02 20:03:02回复
  44. #7
    死禁婆,尽然占我便宜
    吴邪2015-07-02 13:14:25回复
  45. #6
    在黑暗中,我隐约看到吴邪抱着个女的,当时极其愤怒,就打开了手电的。。。。。
    闷油瓶2015-07-01 21:24:19回复
  46. #5
    有点可怕呀……
    凤凰2015-07-01 20:38:53回复
  47. #4
    死禁婆,居然趁黑吃我家无邪的豆腐!!当我不存在吗!
    张起灵2015-07-01 13:51:43回复
  48. #3
    我抱到天真了,可真开心
    禁婆2015-06-29 20:20:34回复
  49. #2
    這是傳說中的禁婆?
    醬油君2015-06-28 0:48:12回复
  50. #1
    我又笑了。。
    小哥2015-06-27 22:11:57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