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海归巢 第十三章 终点

  在齐腰深的水下,矿灯光清晰地照出水底,我原本以后我脚下踩的还是那些细碎的石头,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却不同了。在我们脚下的碎石中,出现了一些形状奇怪的片状石片,我探手下去摸了一片,发现那竟然是我们在魔鬼城挖出的古沉船上看到的那种陶罐的碎片。

  这些陶片被埋在碎石中露出了一小部分,必须仔细看才能和细碎的石头分开来,显然到了这里,出现了古人活动的痕迹。但是看数量,好像不少,都隐在碎石的下面。http://www.daomubiji.com/

  所有人开始用脚拨开那些碎石头,很快更多的碎片露了出来。胖子把矿灯举高,把我们站的地方四周照了一个遍,我们得以更加清晰地看水底的情形。

  在这里的碎石下面,混杂在大量的陶罐碎片,埋得并不深,从我们站的地方一直往湖底的远处延伸,看不到尽头,而且越往闷油瓶留的记号所指的方向,这些陶片的数目越密集,我看得出这是被什么力量从那边冲过来的。

  胖子挖得深了,发现碎石下得深处还有不少,以这样的规模,根本无法统计原先到底有多少罐子埋在这里。水中这些陶罐的碎片棱角分明,十分尖锐,好像一把把刀片,在碎片之中还混杂着人的骨头,已经腐朽得满是孔洞,基本上也是不完全了,有些甚至还粘着一些头发,让人不寒而栗。

  这样的场面,看上去很像我在西沙附近看到的海捞瓷铺满海底的场景,当时也是整片海底都是瓷器。但是瓷器是埋在白色的海沙里,显得古老而神密,而这些丑陋的罐子是在碎石中,加上里面的人骨和头发,只让人感觉恶心。

  看着那些头骨,我们都有点起鸡皮疙瘩。“这些是什么鬼东西?”胖子就咋舌道。

  我和他们说过在雅丹魔鬼城挖掘沉船之后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并不清楚详情,我于是向他们解释这些就是当时发现的陶罐。按照乌老四的说法和浮雕的显示,这应该是一种给蛇的祭品。

  “难道这后面也是艘沉船?”胖子一边划动矿灯一边道。

  我摇头,估计不可能是船。一来,不可能有沉船会沉在这么深的地下,除非这个湖有水道通往外界。二来,这些罐子属于那些蛇的祭品,应该是放在和祭祀活动有关的场所,我想这里肯定和西王母的宗教有关系,数量这么多,看来这种罐子在当时并不是罕见之物。

  乌老四对于这是祭品的说法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不过知道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我脑海里又想起当时乌老四的惨叫声,不由感觉脚底如针刺一般。

  想起在魔鬼城的经历,我还是有点后怕,不过这里应该不会出事。看这些罐子的破损程度,里面的虫子必然就不在了,人骨也都糜烂了,一碰就酥,这些东西被水泡了上千年,没有成尘埃已经不错了。而且陶罐是吸水的,如果有密封的陶罐,在水里埋了这么久,水早就一点一点透进去,里面肯定被水充满了,虫子应该淹死了。

  “这么多祭品,会不会这后面就是西王母的坟墓所在?”三叔的一个伙计问道。

  我想了想,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但这也是完全无根据的猜测。心说最好还是不要。

  胖子道:“管他是什么,咱们得小心点,别踩到那些陶片,不知道这些骨头有没有毒,小吴你还是快点洗洗,小心你的伤口感染,等下要截肢可就惨了。而且既然这些是献给蛇得祭品,那这里就可能会有那种野鸡脖子,我们一定要小心。”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丝毫不在意,又奇怪道:“说来奇怪,说到那些蛇,好像进了这里之后就没看到过了,那些挂腊肠到哪儿去了?”

  扎破我脚的,不知道是这些头骨的骨片,还是有陶片被我踩碎了,反正随便哪一样都不是好东西。http://www.daomubiji.com/

  这时黑瞎子潜入水里,从里面挖出来了半块头骨,后脑勺已经没了,可以看到脑腔里面灰色的胶质,像蜂巢一样的组织,这应该就是那些尸鳖王的杰作。为何这头颅之中会有尸鳖王,完全不可考证,不过看这意思来猜,似乎这些陶罐泥封着人头是为了饲养这种恐怖的虫子,这倒是有点像现代人养蜂。如果乌老四的推断是正确的,这种行为可能起源于西王母时期某些诡秘的习俗,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抓来这种在人脑子里筑巢的虫子。

  我们在碎片中继续往前,特别注意着水下以免被陶片划伤,情形越来越分明,越往里走,脚下的陶罐碎片越多。这样踩着走了不到一公里,我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完全由陶罐碎片堆积成的浅滩上。

  整块区域都是陶罐的碎片,大大小小,颜色大部分是暗红色和陶黄色的,而在这些陶罐碎片下面可以看到埋着不少看似完整的鬼头罐,看着好像水底之下还垒了好几层。

  我们无法得知碎片下面埋了几层这种东西,不过这场面已经够让人毛骨悚然的了。怕踩破鬼头罐,我们不敢再贸然挺进,于是停下来找路。

  胖子对这些破烂不感兴趣,三叔的那几个伙计也不敢碰,都喝着烧酒驱寒。黑瞎子却很有兴趣,一次又一次地潜水下去仔细看这些鬼头罐,胖子就不耐烦道:“四眼,死人你瞧得还少吗?捞那玩意儿干吗?”

  找了一圈,四周都是这样,这片区域很大,要想通过,要么原路返回,从边上想办法绕过去,要么就硬着头皮从这些锋利的骨头和陶片上踩过去。

  正犹豫呢,我看到文锦看着脚下,若有所思,就问她想到了什么。她忽然道:“会不会我们已经到了?”

  “到了?什么意思?”我奇怪,随即就明白了,“你是说,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她点头:“看样子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堆祭品的地方,这种地方一般就是祭伺的场所,走了也有一段距离了,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个地方是我们的目的地?”

  我看着脚下和四周,感觉不太可能,至少我心里无法接受,这算什么地方,这里除了这些鬼头罐什么都没有,那我们千辛万苦到这里来干什么?要看这些罐子我在魔鬼城早看的仔仔细细了。

  看向闷油瓶,他还是没有发话,文锦就掏出荧光棒,折了几根让他们亮了起来,甩入四周的水里,把四周照亮。其他人看看,也开始学样打起来荧光棒丢了出去,很快四周的水底亮起了幽绿色的荧光。

  我们开始寻找水底任何可疑之处,绿光下的水面鬼魅异常,这一次看的十分仔细,却还是没有我们想发现的任何异样,除了陶片就是陶片。

  我们有一些沮丧,我看着水底心说,如果这地方就是目的地,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什么东西被埋在这些陶罐下面了。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这里来过这么多人,如果东西在下面,肯定已经挖了出来了。显然这里不是终点,我们还得继续搜索。

  最可恨的是完全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什么样子,闷油瓶又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踢了几脚水来驱散我的寒冷和紧张。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自己的倒影被水波扭曲成了诡异的样子,接着我看到了我的脸和我的下半身重叠在了一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看我们正上方,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头顶高了很多,看上去一片漆黑。

  我拿矿灯往上方照去,灯光照入黑暗之中,看不到顶。这矿灯的弱光照射距离有近四十米,这里的洞顶竟然超过了这个距离。我调节矿灯的照明强度到强光档,一下矿灯光射出一道白炽的光柱。

  四周的人都被我突然拧亮的矿灯光吸引了注意力,我没有理会,将矿灯照向洞顶,照出了我们的头顶。

  那一刹那我愣住了。我看到,在我们头顶上的洞顶岩石中,镶嵌者一块巨大的无法言语的物体。

  这块东西巨大无比,凸出洞顶的部分,呈现球形,完全无法估计其直径,几乎盖住了我们整个视野。看地质似乎也是岩石,但是颜色和四周的四周和洞顶完全不同。奇异的是,这块石头的表面全是柏油桶大小的孔,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看上去无比的丑陋,犹如被驻空的莲藕一般。

  其他人也顺着我的灯光抬头看天,一下子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僵直了,气氛如同凝固。

  “什么玩意?”胖子嘀咕了一句。

  文锦喃喃道:“天,这……这是一块天石。”

分享到:
赞(63)

评论3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2
    头发:怎么又是我
    头发2017-08-23 18:06:58回复
  2. #41
    特别想说小花就是解语花(解雨臣)
    匿名2017-07-28 17:53:48回复
  3. #40
    33楼你厉害!
    匿名2017-07-17 15:53:41回复
  4. #39
    小三爷虽然皮糙肉厚了很多,和他们比起来还是算细皮嫩肉啊
    重温、重温2017-07-17 14:37:02回复
  5. #38
    小花是无邪的发小,以后你们就会看到。————重温党
    deleted2017-06-23 15:10:00回复
  6. #37
    精彩
    匿名2017-02-23 22:35:14回复
  7. #36
    那个 天石 是不是就《老九门》里的“陨铜”吗?
    盗墓贼2017-02-03 23:00:47回复
  8. #35
    我爱你
    mylove2017-01-23 20:17:37回复
  9. #34
    解语花呀
    ????2017-01-20 15:34:01回复
  10. #33
    爹爹,黑瞎子把爸爸抢走了
    张小邪2016-12-16 19:00:04回复
  11. #32
    小花到底是谁?
    首读党2016-07-26 13:15:58回复
    • 解语花,解连环之子
      匿名2017-07-22 22:54:23回复
  12. #31
    真希望啊宁可以复活
    匿名2016-04-25 21:05:04回复
  13. #30
    头和脚重合,是 发现光注意脚下,没看头顶,就发现了上面的天石
    匿名2016-03-17 18:19:45回复
    • 在水中,有倒影。傻子
      匿名2017-07-08 13:50:02回复
  14. #29
    你们这牛吹的如此轻易脱俗,真不亏编故事,想象力如此丰富。
    三叔2016-03-11 18:28:45回复
  15. #28
    “我忽然看到自己的倒影被水波扭曲成了诡异的样子,接着我看到了我的脸和我的下半身重叠在了一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看我们正上方” 这个逻辑我不懂
    游客897572016-03-05 5:05:33回复
  16. #27
    你们好,我变成天石了
    阿宁2016-02-20 15:20:45回复
  17. #26
    前面说弱光是二十几米,调了强光,现在变了四十米又再调了强光....
    照射距离2016-02-18 4:07:52回复
  18. #25
    我操,为什么阿宁死了。。。。。
    2016-02-11 21:53:44回复
  19. #24
    哎呀,被发现了呢~
    天石2015-12-27 22:51:01回复
  20. #23
    我爱刘腾月
    LOVE 刘腾月2015-12-26 12:36:46回复
  21. #22
    我的宁宁呢
    茶夕墨冰2015-12-01 20:17:23回复
  22. #21
    黑瞎子挺有趣的
    瓶邪2015-11-24 23:37:20回复
  23. #20
    一群臭小子,把我忘了吗
    三叔2015-09-15 18:54:01回复
  24. #19
    这章又没有我的戏份,早早回家洗洗睡吧
    野鸡脖子2015-08-21 10:13:38回复
  25. #18
    我呢?咋有没我的酱油了
    粽子2015-08-18 12:02:45回复
  26. #17
    我还没死呢!张家古楼我都还没倒腾
    潘子2015-08-16 12:14:04回复
  27. #16
    我还没死呢!张家古楼我都还没捣腾
    潘子2015-08-16 12:13:13回复
  28. #15
    对啊对啊闷油瓶快告诉我文锦姨是你谁!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小天真2015-08-12 21:42:08回复
  29. #14
    黑眼镜是三叔吗?
    文锦姨2015-08-08 6:53:05回复
    • 。。。
      匿名2017-08-03 18:01:40回复
  30. #13
    我还在睡觉?(~﹃~)~zZ
    潘子2015-08-07 13:37:23回复
  31. #12
    总感觉有了文锦,天真就被小哥甩一边儿去了。。。。
    路人甲2015-08-03 18:21:43回复
  32. #11
    主人 你在哪??
    黑金古刀2015-07-26 20:37:47回复
  33. #10
    没人管我啊????
    解连环2015-07-26 16:25:32回复
  34. #9
    对!没错!就是我!萌哒哒的天石
    天石2015-07-24 18:30:21回复
  35. #8
    刀早被我扔了
    闷油瓶2015-07-14 21:59:43回复
  36. #7
    發現文錦的口彈禪是 天阿 跟 天
    2015-07-14 10:36:34回复
  37. #6
    主银和主银的老婆,你们都忘了我吗?ヾ(≧O≦)〃
    黑金古刀2015-07-13 14:41:31回复
  38. #5
    潘子是它的人
    联众老菜鸟2015-07-08 13:48:40回复
  39. #4
    小哥,我来奶你两口
    锦奶2015-07-07 16:58:54回复
  40. #3
    还有人记得我吗
    潘子2015-07-06 16:08:11回复
  41. #2
    潘子死了
    QQ1214950312015-07-04 19:12:01回复
  42. #1
    其实我还没有死。
    阿宁2015-07-02 11:52: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