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 贺岁篇 死亡

  表公的尸体躺在祠堂里,还在不停的淌水,尸体前面围着屏风,屏风外所有吴家能说的上话的人都到了,坐在长凳上,我老爹坐在主位,按着自己的额头,几乎无法说话,这一次是真的焦头烂额了。

  我和三叔都缩在角落里,刚刚熄掉的烧纸钱的铁盆又拿出来,几个女亲戚又开始烧纸,男人们都拼命的抽烟。快过年了,出这种事情,真是不吉利。

  二叔和另外几个人在里面检查尸体,村里的警察也来了,在没下地的时候,这些都是良民。半饷警察出来,二叔跟着就给我们打了手势,让我们跟着去。

  打了伞到了村派出所,其实也就一办公室,把事情给交代了,我们三个坐到派出所外的房檐下蹲着,惆怅的一塌糊涂。三叔叼着烟,看着天也不说话。

  和表公的感情自然不会深到那种底部,这些人对死亡都是看的相当开的,只不过这事儿不爽气而已。

  “是淹死的。”二叔道:“昨天咱们结束回去,可能给那几个道士灌了几杯,有点多了,回来滚进溪里了。结果入夜下了大雨,就这么没了。”

  “那些血是怎么回事?”

  “在溪里给水冲的时候,身上的划的一塌糊涂。”二叔摇头:“全是口子,骨头都看见,太惨了。”

  “那些螺蛳的事情咱们就不往外说了?”三叔道。

  “说出来谁信?你说咱村派出所有类似x档案那样的部门吗?”我道。

  三叔吧嗒吧嗒抽烟,把烟屁股扔到雨里,表公一死,原定的时间不能回杭州了,而且现在死了人了,事情的性质就变了。这里面牵扯到的事情更麻烦。因为表公是我们这一脉说的比较响的,平时靠他的威信压着下面的人,他抬着我老爹做族长,现在一死,不光我老爹可能要被人挤兑,这家族派系里无言的麻烦会越来越多。特别是这几天表公来是和我们密谈,别人肯定看在眼里,这一下肯定说什么的都有。

  “如果真是他自己摔下去的倒也心安。”三叔道。

  我点头,表公酒量很好,说他会喝醉谁也不信,话说回来这里人都是喝绿豆烧这种度数的酒的,豆腐宴吃的是贱男春,还是低度的,怕的就是有人喝多了闹,这酒对这里人说起来就是白开水似的。

  “不过他年纪到底大了,谁知道呢。”我安慰自己道。

  “大侄子,这事情我看不成,等雨停了,还得去镇上买农药,干他娘的,咱们和那些螺蛳拼了!”三叔骂了一声娘。“看谁灭了谁。”

  我叹气,心说还真是憋气,大冬天老老远跑这里来和螺蛳较劲,这年他娘的怎么过啊,心里也开始琢磨杭州的事情,如果这么久不回去,那边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呢,王盟同学再过几天就回家了,难道提早打烊?这边的事情没完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了。我心里有个预感,如果这事情不能圆满解决,可能以后再也不用回来了。

  这时候我看到二叔正看着一边的阴沟发愣,好像在想什么心思,就拍了他一下:“二叔你琢磨什么呢?”

  二叔回过神来,道:“我有个问题想不通。”

  “怎么了?”三叔凑过来。

  “你们不觉得奇怪,那东西为什么老往咱们院子里跑?咱们住的地方离这溪可有点距离。”

  “哎。”二叔一说我也机灵了一下,确实,一直没想到。

  “它是什么目的?”二叔站起来自言自语。说着他看向三叔,盯着他看。

  三叔给他看的很不自在,道干嘛?

  二叔道:“老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分享到:
赞(0)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7
    不许喝我
    贱男春2015-09-09 21:31:03回复
  2. #6
    吃了我的咸菜能长寿
    啊琴2015-08-24 21:39:10回复
  3. #5
    天真,你肿么不想我?!
    张起灵2015-08-23 10:26:31回复
  4. #4
    我吃的是贱男春
    豆腐宴2015-08-10 12:40:05回复
  5. #3
    贱男春…… 天真你够了。
    2015-07-10 19:40:53回复
  6. #2
    老板你找我?
    王盟同学2015-07-10 19:39:43回复
  7. #1
    贱男春…… 天真你够了!
    沙发2015-07-10 19:38: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