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二十八章(一)(试读)

  是冰冷的雨水把我冲醒的,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两块满是青苔的石头中间,背后是一个小断崖,雨水聚成的小溪从断崖上流下来,直接冲到我的脸上。

  雨水非常冷,我的手脚几乎全麻了,这样昏迷后醒来,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我知道一切都会在几分钟之内好转,但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努力尝试活动手脚,身体慢慢开始有了反应,然后努力了几次,终于站了起来。

  天已经亮了,四周雾气弥漫,这是哪里?

  我爬起来,努力揉搓着身子,好让血液循环加剧,慢慢我就暖和了起来。我的思维随之清晰起来,发现四周有些不对劲,这里的植被完全不是我被打晕前的样子。

  妈的,昨天那个王八蛋,我心中狂骂,但没有力气把心中的一股怨气吼出来。

  可惜,你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去阴曹地府的路上,猜猜我到底是谁。

  我几乎是立即想起了他最后一句话,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不可能会说这样的话,难道这个人我还认识他?

  我脑子一片混乱,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撕掉他的面具?用刀也应该割下来。

  我想起不知道谁和我说的,要用人皮面具易容成一个人,并不是万能的。首先必须是你要易容的人,和你本来就有几分相像,我和三叔,或者说解连环,都有着血缘关系,脸形基本类似,才有可能易容得非常相似。否则,不可能易容成一个完全脸形不同的人。

  我想不出来,浑身的疼痛与寒冷也让我无法深入思考。以那人的身手来看,不是特别强劲的人,但至少身手要比我好很多。

  我环顾四周,这里是一个石滩,地上全都是石头。我所处的一定是一条干掉的山间溪流,地上都是拳头大小的卵石,卵石间长满野草,因为潮湿,所有石头上全都是厚厚的青苔。

  唯一有水的地方是卵石的下面,从断崖上流下来的小股溪水渗入了卵石的下方,能听到水流的声音,但看不到水。

  我看向四周,四周的树木树干上也长满了青苔,厚厚的一层,这个地方的湿度和我被打晕的地方完全不同。

  难道我被带出了很远?

  脑袋还有一阵一阵的头疼和眩晕,我的身体确实比之前几次好了很多,这得益于我这段时间受到的各种打击。打击这东西,只要没把人打垮打死,对人总是有益的。我找了一块比较大的石头,坐下来,有点担心地去摸自己的脸。

  其实并不是摸自己的脸,我知道对方下了杀手,不过当时胖子就在边上,他没法弄出太大的动静,否则我根本醒不过来,但虽然我没死,那些伤肯定也是我没法去处理的,我是去摸我的面具。

  我心中的感情很奇怪,我不知道自己是希望这张面具破掉,还是不希望这种面具破掉,总之两种感情都有。这张面具唯一的好处是让我带着很多人来到了这里,但之后,它似乎给我带来的全部是麻烦。

  等摸了上去,我才知道厉害,被击打的部分万分的疼痛,里面似乎已经完全瘀青了,但面具的表层丝毫没有破损。

  看来想要逃脱这样的生活并不容易,这面具应该充分考虑到了任何可能的因素。

  面具覆盖在脸上没法处理伤口,但摸上去,似乎不会太严重,没有溪水也没法照镜子,我只好作罢,先琢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顺着悬崖一路往前,慢慢地悬崖矮了下来,我找了一个树可以借力的地方爬了上去,就发现上面是一个很陡很陡的坡。奇怪的是,坡上几乎没有什么树木,只有一些小灌木,这是个泥石流坡,应该是几年间某次泥石流事故造成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121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