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二十五章(一)(试读)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胖子在身边,我肯定认为自己在做梦。当我仔细再看去时,那人却已经走远,在人群中找不出来了。

  可能是我的动作太大了,胖子把我往灌木丛里按了按。我把望远镜递给了他,他也抬头去看。

  我此时心中奇怪,但刚才那一刹那的内心发毛之后,却出奇的平静。

  这不是胸有成竹的平静,而是完全无法理解的平静。有一瞬间的恍惚,我想不起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那情景诡异得似乎不应该被记下来。

  这家伙是谁?

  一个人,能真正对自己的脸了解多少?这是一个疑问,我们在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自己的脸,是否是一个完整的印象?因为别人对我们脸的印象是立体的,而我的眼睛通过镜子,能看到脸的弧度是有限的。那真的是我的脸吗?我还不敢肯定。

  我心中很镇定,一直等着胖子的观察结果。胖子再次看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惊讶。他趴下来道:“中国人好像不多,但黑得实在看不清楚。你到底想干嘛?”

  “我觉得那队伍里有熟人。”我道,不管是刚才的声音,还是我看到的脸,这句话都不会错。

  “你有熟人?胖爷我有熟人也就罢了,你要有熟人这还真有点惊悚。”胖子道,“你家门口卖茶叶蛋的在里面?”

  “没工夫和你扯皮,你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我轻声问他。他摇头,“这支队伍人不多,但配置一应俱全,典型的老美作风,什么都靠装备。他们走的方向不对,是往回走的。他们是从山里出来的队伍,应该是回营地去,和我们没什么冲突。”

  “你确定吗?”我问道,“何以见得?”

  “确定,从他们离开的方向,往西走就是一条小溪,顺着小溪一直走,下几个断崖就能到村子里。裘德考在那边设置了绳索,有时间的话,走那条路风景很好。而且你看他们的包裹都已经瘪掉了,补给都没了,肯定是回村子的队伍。裘德考没骗我们,他肯定不会派新的队伍下去了。”

  我点点头,心中就开始犹豫了,看来胖子确实没有看到队伍里的“我”,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胖子错过了看到的机会?是不是需要再跟上去去确认一下?如果我没看错呢?那整件事就他娘的开始朝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了。

  “天真,你怎么回事?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这样魂不守舍的?”胖子问道。

  “你有没有看到……看到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我问他。

  胖子看了看我,“你是指,和你现在很像,还是和你以前很像?”

  我把看到的情况和他一说,他皱起了眉头,“天真,你一路过来有没有磕到脑子?”

  我有点怒了:“我操,咱们在一起多久了?你还怀疑我的判断力。”

  “就是因为和你呆久了才不信任你的判断力,胖爷我又不是没吃过苦头。”胖子说道,“你丫肯定看错了,回去吧。”

  我本来有点犹豫,给胖子这么一说,一口气上来,我还非得上去验证验证才罢休。正在我们扯皮时,身后忽然有一阵穿过灌木的声音,回头一看,皮包也爬了起来,“三爷,老大,我也来了。”

  “你来干什么?”胖子问,“别来添乱,我和你三爷正二人世界呢。”

  “我来找你们学习提高的,您不是说要我多跟着您混吗?”皮包说道。

  我问胖子:“这小子什么时候拜你做老大了?”

  “人格魅力。”胖子道,对皮包呸了一口,“滚,别多事,这儿的事你学了没用。”

  皮包才道:“其实是秀姐怕你们人手不够,让我上来帮你们。”

  胖子看了我一眼,似乎眼神里有什么意思,他想了想对我道:“他来了,我倒是赞成咱们再跟上去看一眼了。”

  “为何?多了一个人又没改变什么。”

  “三爷,下地你行,要论跟踪,论偷鸡摸狗,胖爷我才是祖宗,我年轻的时候追一只鸡爬十几个狗洞都从不带喘气的,这种林子里想不让人发现,您得听我安排。”

  我心说三叔小时候也是一个顽劣之辈,这种事情未必比你差,不过我确实不行。而且就胖子这身材还能钻狗洞,他呆的地方狗得有多大?但这种吐槽是吴邪的吐槽,我现在戴着三叔的人皮面具,三叔在这种场合、小辈面前不可能这么没心没肺,于是我便忍住了没说。

  胖子说完对皮包道:“你从左边跟上去,小心上面放哨的。”然后转头对我,“三爷年纪大了,跟着我吧。”

  我对胖子点头,胖子指了一个方向,三个人就开始埋头在半人高的灌木中慢慢地前进。

  皮包和我们分开,我还想向胖子再问得清楚一点,胖子这时候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我放慢了动作。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但知道胖子的想法总是有意义的。于是我跟着他的节奏,慢慢缩在后面,就看着皮包慢慢把我们都落下了,跑到了最前头。

  “什么来帮忙的?肯定是那臭丫头派上来监视我们的。”胖子轻声嘀咕了一句,“也罢,让你看看胖爷我的手段。”

  我知道胖子不信任小花他们,此时也不想多纠缠,就没说话。

  林子里的灌木非常茂盛,我身上的尿味吸引了很多很小的虫子,我一开始还有所感觉,但看着胖子专注的表情,我也被他影响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皮包吸引了,和刚才说笑时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同时,在我心中,也涌起了一股疑惑。

分享到:
赞(0)

评论36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