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十三章(一)(试读)

  我对着四周大叫,小花立即打了一个呼哨,“拿铁锹!”哗啦一声,几个小伙子就扯开背包,拿出家伙冲了过来,动作非常麻利,显然潘子训练得非常好。

  这些人靠近一看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戴着面具身份所限,不便动手,只能在边上看着,他们在小花的指挥下,立即用铁锹和石工锤去撬动那条缝隙。

  很快我就发现,虽然那缝隙四周石头的颜色看上去和山石完全一样,但是硬度上要欠缺很多,撬了几下,裂缝口子一圈的石头就全裂了。用手把碎石拨弄到一边,裂缝很快就变回了当时我爬出来时的高度。

  这之后,再想把口子砸大就变得无比的困难,我心中惊讶,眼前的景象是一种掩饰的手段,在缝隙口子上这一圈像是伤口愈合一般长出来的岩石,其实根本不是石头,而是一种比石头更软的物质。但是,它看上去和石头完全一样,连纹理都几乎一致。

  我没时间细琢磨,胖子就被从里面拖出来,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随即被带了出来,拖动胖子的时候,胖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他比之前我见到的时候最起码瘦了一圈,看上去简直有了点腰,浑身都是深绿色的污泥,眼睛睁得死大死大,好像是死了一样,但是我上去摸他的脉搏,感觉跳得还很强劲。

  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把他抬到湖边空气流通好的地方,胖子极重,好几次有几个力气小点的人抓不住,把他摔趴在地上,看的人揪心。

  一直拖到湖边打上了汽灯,我才完全看清楚胖子的狼狈样,胖子本身就不好看,最正经的样子已经很邋遢,但是现在看来,简直是刚从棺材里被挖出来的粽子。他身上的衣服都成片条了,满身全是绿色的污泥,小花从湖中打来水给他冲身子,露出的皮肤上全是鸡蛋大小的烂疮。

  “我操,这是病猪啊。”有个伙计轻声道。

  “他死了没有,怎么不动?”有人拍胖子的脸,被我拉住,小花叫会看病的人过来,给胖子检查。

  我看到那个“哑姐”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我,扎起头发就俯身给胖子检查。我此时也顾不上避嫌了,硬着头皮在边上看着,面具里头筋直跳,好在他们看不到。

  “哑姐”把胖子的衣服剪开,剪到一半我们都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胖子的肚子上,全是用指甲划的无数道深深的血印子。

  虽然一眼看去不着章法,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这些印子带着非常明显的规律。哑姐用湿毛巾精细地给胖子擦掉血污,寻找比较致命的伤口。我看着血污去掉,发现血痕刻得极其精细,一道一道血痕,在他肚子上形成了一种图腾一样的纹路。

  “这是不是字啊。”有人说道,“这个胖子的肚子上,写了几个字哎。”

  “哑姐”继续检查胖子肚子上的划痕,还有更多被衣服遮住,这些衣服都已经不能要了,她一路全部剪开,我果然看到胖子的下腹部还有更多的划痕,整个纹路的外轮廓形状,确实像是文字。

  这种划痕应该是用尖利的物体使用适中的力气在皮肤上划过造成的。

  我拿起胖子的手,果然,就看到他自己的手指上,大拇指指甲咬出了尖利的三角形。

  看样子,这些痕迹是胖子自己刻上去的,虽然胖子本身很浑,但是要在自己肚子上用指甲刻上那么多道,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他想表达什么呢?

  最开始的部分已经结痂了,显然所有笔画刻的时间跨度很长,第一笔划到肚子上的时间最起码是七天之前了,最新的还带着血迹。

  我想着就对小花道:“我们站起来也许能看明白写的是什么,把他摆到一边去。”

  说着我们退后几步,顺着胖子转了几个方向去看,我斜着脑袋,还是看不明白。

  “把他的衣服里翻一翻,看看有什么东西。”我对四周吩咐道,也许他的衣服会有什么提示。

  几个人手忙脚乱,把剪下来的破衣服展平了找,此时“哑姐”就开口了:“要找离远点找,别在这里碍事。”

  我这才意识到胖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立即挥手让他们退开,小花带着人就往边上走。

  我担心胖子,压着声线问哑姐:“他有危险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36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