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五章(试读)

  不管是人数还是声势,我们这一边都是绝对的优势,对面的人立即瓦解。

  小花看着退后四散而跑的人,把手机揣入自己怀里,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即就有一些人追了上去。

  我看见四周好多行人远远地看着我们这边,觉得这样目标太大了,就对小花道:“算了。”

  潘子走了回来,道:“花爷做得对,这些人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其他人再想找人来暗算我们,对方接生意的时候想到前人的下场,就得好好考虑考虑了。”说着看向小花:“花爷,又欠你一个人情。”

  “扛得住吗?”小花问他。

  潘子点头,小花指了指后面:“上车。”说完看向我就笑:“三爷,走一个。”

  我心中暗骂,他妈的,你特地设计,就来看我出这个洋相的吗?一边正了正形,跟着他们上了车。

  小花开车,我坐在前座,秀秀和潘子在后座,开始给潘子处理伤口,一时间满车的血腥味,潘子就道:“对不住了,丫头,又把你们的车弄脏了。”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跟着三爷,这种场面还少吗?”秀秀不以为意道。

  我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来帮我了?

  小花没回答,而是看了看我:“活儿不错,那丫头果然值那个钱。”

  我知道他指的是那个给我戴面具的丫头,下意识摸了一下脸,说道:“你不是说,这张脸是你唯一能帮我的,怎么现在又来了长沙?”

  “我不是为了你来的。”小花道,“我是为了三爷来的,现在不是我帮你,是你在帮我。”

  我心中奇怪,潘子在边上道:“花爷是我叫来的。”

  我回头看潘子,他就说,他昨天对所有和三叔有业务关系、关系还不错的人,或者是以前的朋友,都发了消息,说是三叔这里出了一个“大海货”,也就是无法估价的非常珍贵的东西,让所有人都过来看货。

  这是一种声势,我们现在只有两个人,就算租辆豪车,看上去也非常的寒酸。以前三叔就算一个人,因为气势在,走在道上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带着风的,但是三叔出事之后,各种混乱下,这股气已经散掉了。他下面那些小盘口的伙计,杀来杀去,杀气被提了起来,他们会有一种错觉,就是自己的气已经能压过三叔了。现在,我们需要在声势上把他们重新压下去,要让他们在看到三叔的那一刹那,就发现自己的杀气只是一种错觉,人只要第一口气被压住,后面再横也横不起来。

  “我在北京一团乱麻,要没有那个短信,我就得被困在北京。”小花道,“看了短信,我就知道你真的作了选择,我也有了借口可以过来。”

  我看着他身后的人,问他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直接从这些人里挑人出来夹喇嘛。他不是还挺拉风的嘛。

  小花看了看后视镜道:“霍家老太的事家已经开始乱了,她的几个儿子非常难弄,现在他们就等着让我给个交代,告诉他们奶奶去哪儿了。”

  霍家老太和小花一起出去夹喇嘛,现在霍家老太一行人都没回来,他回来了,我立即明白了他所谓的困境。几个儿子,肯定会有家产的问题,一方面要一致对外,比谁对奶奶更重视,质问小花的严厉度就是表达自己孝顺的指标,解家和霍家本来关系就很微妙,现在这么一来,一定演变成剑拔弩张的地步。

  “我要是离开北京,我们两家可能会打起来,给第三方机会。北京的圈子太乱了,琉璃孙被你们一闹,也盯着我们讨说法,新月饭店的人更是麻烦。”小花道,“你们的屁股一直没擦干净,霍家一内乱,前债后债一起还。”

  “那你现在过来……”我担心道,“岂不是也会出事?”

  “不要紧。”小花道,“霍家的人也来,这种大事,谁都不会错过,三爷的信用一直很好。”

  霍秀秀就在后边道:“嘿嘿,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

  小花继续道:“我也没法借人给你,所有人都被盯着,我一动一夹喇嘛,立刻就会出事。这件事上,我比你还被动。”

  我回头看了一眼潘子,他的背上全是云南白药,血好像是止住了,但他面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这时他见我看他,就道:“没事。”

  我叹了口气,也就是潘子,这个时候还能扛。

  小花的车绕过一个路口,我发现到了一条大马路边的茶馆外。

  这个茶馆很不起眼,但我立即看到,茶馆外面非常热闹,聚集了好多人。

  小花看了一眼潘子:“人还不少,看来都做了准备。”

  潘子揉了揉脸,说道:“三爷,准备了,咱们得让他们屁滚尿流。”

  我看着那些人,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小花靠边停车看着前后,等车里的人都下了车,就对我道:“走!”

  我们四个人同时下车,小花手插在口袋里和潘子走到我们前面,秀秀一下贴上来挽住我的手,茶馆外的人群马上乱了起来,无数的声音骚动。

  “三爷来了!”“真的是三爷!”无数人叫了起来。

  我们面无表情地往茶馆里走,所有的人都自动分成两排,我看见他们惊恐畏惧的脸,忽然有了一股快感,腰板不由得挺了起来,嘴角不由自主地想冷笑起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3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