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第二十九章 四川和分别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出去,门口卖驴肉火烧的是霍家的人,把我们劝回了,说现在出去太危险,如果要买什么东西,明天开单子就行了。

  第二天是采购日,小花过来,要我们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列一下,他们去采购。胖子狠狠地敲了他们一笔。等晚上装备送过来之后,我们才发现敲得最狠的是闷油瓶。因为,他的货里,有一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盒子。

  小花说:“我奶奶说,你会需要这个东西。”

  闷油瓶打开之后,就从里面拿出一把古刀来,大小和形状,竟然他之前的那把十分的相似。

  拔出鞘来,寒光一闪,里面是一种很特殊的颜色,只是刀刃不是黑金的。

  “从我们家库里淘来的,你要不耍耍。”

  闷油瓶掂量了一下,就插入到自己的装备包里。胖子吃醋了:“我靠,为什么不给我们搞一把?”

  “这种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小花道,“太重了。”

  其他的装备,大部分以前都用过,胖子的砍刀他还不是很满意,说刃口太薄,砍树可能会崩,还是厚背的砍山刀好用。

  我都没看我的东西,都是胖子帮我写的,我看着他们收拾装备,就觉得很抗拒,在一边休息。

  之后,就是休整期,小花他们要做准备工作,我们就在这宅子里休养。秀秀给我搞了台电视来,平时看看电视。

  闷油瓶就在一边琢磨那把刀,看得出,在重量上还是有差别,他在适应。

  在这段时间,我无所事事,就一直在琢磨着整件事情,尝试把最新得到的信息,加入到以前的推断中去,看看会有什么变化。

  如果我们暂且把当年逼迫他们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盗墓活动的幕后势力称为“它”,这个它得到了无数的鲁黄帛之后,可能早于裘德考破解出了帛书的秘密,而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这些活动可能都以失败告终了,而作为活动成功的回报,老九门的所有人都得到了一些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是当时非常重要的东西——背景,于是在红色风暴中,这些本来会被批斗死的人虽然也过得相当低调,但是家底、关系都保留了下来。

  他们的子女被作为人才的储备,大多进入了文物系统,很难说这种倾向是自然形成的,还是因为有某种潜规则存在。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这个“它”必然在其中作用甚大。

  我甚至怀疑,当年的裘德考解开帛书的方法,是由某个或某群和“它”有关的人带出的,秘密透露给他的。

  胖子说,那个年代民进国退,社会风气开始放开,很多的以前了不得的东西,比如说工会、居委会的作用越来越退化,胆子大的人开始做小生意,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搞起来的,同时外国人也开始进入到中国人的视野里。新的事物全面替代的老的事物。这个“它”所在的体系,可能在那次更新中瓦解了。

  和现在的企业一样,虽然组织瓦解了,但是项目还在,有实力的人会把项目带着,继续去找下一个投资商。

  也许,在它的势力中,有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因为某种关系,和裘德考进行了合作,进行还未完成的“项目”。

  “张家楼”考古活动,和“西沙”考古活动,应该就是这个时期的产物,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两次的活动规模比当年老九门的活动规模小得多,甚至需要“三叔”自己来准备装备,同时也很难说是有意还是无意,潜伏在文化系统的老九门的后代被集结了起来。

  时过境迁,又过了近二十年,经济开始可以抗衡政治,老九门在势力上分崩离析,但是因为旧时候的底子,在很多地方都形成了自己的坚实的盘子,霍家、解家在北京和官宦联姻,我们吴家靠“三叔”的努力在老长沙站稳了脚跟,其他各家要么就完全洗白做官,要么干脆就完全消失在社会中。

  这个时候,很难说这个“它”是否还真的存在,从文锦的表现来看,这个“它”可能还是存在着,但是,和这个社会其他的东西一样,变得更为隐秘和低调。

  我非常的犹豫,是否要把霍玲的事情告诉老太太,霍老太的这种执著,我似曾相识,同时又能感同身受,我以前的想法是:我没有权利为任何人来决定什么,我应该把一切告诉别人,让他自己去抉择,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现在却感觉到,有些真相真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和不知道,只是几秒钟的事情,但是你的生活可能就此改变,而且不知道,也未必是件倒霉的事情。

  可惜,有些路,走上去就不能回头,决绝的人可以砍掉自己的脚,但是心还是会继续往前。

  答应之后,我们又交流了一些细节,要和闷油瓶、胖子分开下地,我觉得有点不安又有点刺激,但是老太太说得很有道理,又是闷油瓶自己答应的,立场上我有什么异议根本没用,要么就是退出,这是不可能的。而胖子急着回去见云彩,根本就没理会我的感受。

  另一方面,我实在是身心俱疲,走闷油瓶那条线说起来万分的凶险,我想起来就觉得焦虑,对于他们两个,我有些担心,但是想起在那个石洞里的情形,当时如果没有我,说不定他们可以全身而退,回想以往的所有,几乎在所有的环境中,我都是一种累赘,所以也没什么脾气。好在,老太婆估计,他们那边最多一周就能回来。

  老太婆、胖子和闷油瓶确定是在三天后出发回巴乃,我和解语花比他们晚两天出发去四川,因为我们这边虽然安全,但是设备十分特殊,需要从国外订来,这让我有点不祥的预感。

  之后的几天很惬意,因为不能出去,只能吃吃老酒晒晒太阳,我时不时总是会焦虑,仔细一想又会释然,但是如果不去用理性考虑;只是想到这件事情,总会感觉哪里有些我没有察觉的问题,不知道是直觉还是心理作用。

  胖子让秀秀给我们买了扑克牌,后几天就整天“锄大D”,小丫头对我们特别感兴趣,天天来我们这儿陪我们玩,胖子只要她一来就把那玉玺揣到兜里,两个人互相臭来臭去,弄得我都烦了。

  三天后他们就整装出发,一下整个宅子就剩下我一个,老宅空空荡荡,就算在白天都阴森了起来,这时候才感觉到秀秀的可贵。我们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很多我完全记不起的场景都开始历历在目起来,当年的见面其实也只有一两次,几个小孩从陌生到熟悉不过就是一小时的时间,忽然就很感慨,在我们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老鹰捉小鸡”的时候,在房间里的那些大人们,竟然陷在如此复杂的漩涡中。

  有时候总觉得,人的成长,是一个失去幸福的过程,而非相反。

  晚上的宅子更恐怖,我熬了两夜几乎没睡,总感觉有人在我耳边喘气,自己把自己吓得够戗,好不容易装备到了,我几乎是跳也似的离开了那个老宅。

  在机场又耽搁了四小时,粉红衬衫才办完货运手续,我发现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叫解雨臣,就奇怪他怎么有两个名字,他道,解语花是艺名。古时候的规矩,出来混,不能用真名,因为戏子是个很低贱的行业,免得连累父母名声,另外,别人不会接受唱花旦的人真名其实叫狗蛋之类的,解语花是他学唱戏的时候师傅给他的名字,可惜,这名字很霸道,现在他的本名就快被人忘了。

  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忽然想到,闷油瓶算不算也是艺名。他要是也唱戏,估计能演个夜叉之类的。

  在飞机上我睡死了过去。到了哪儿都有地接,我少有的没关心,期问胖子给我发了条彩信,我发现是云彩和他的合照,看样子他们已经到了阿贵家里,胖子的嘴巴都咧到耳根了。之后,我们去机场提货,第一次看到了那些所谓的特殊装备。

  那都是一些钢筋结构的类似于“肋骨”的东西,好像是铁做的动物骨骼的胸腔部分,有半人多高,可以拆卸。“这是什么玩意儿?”我问粉红衬衫。他道:“这是我们的巢。”

分享到:
赞(109)

评论7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3
    这是我们的巢,may看得我嗅到了耽美的味道
    小哥2017-08-04 22:51:06回复
  2. #82
    天真在飞机上怎么收的胖子的彩信???
    ~~~~~~~2017-07-26 17:36:48回复
  3. #81
    花爷好萌呀【流鼻血ing】
    小花爱你❤2017-07-14 20:15:46回复
  4. #80
    76楼,你能写出一部如同你自己要求的那样的小说来,要我干嘛我干嘛,不能就少说话好好看书
    苗族族长2017-06-28 1:03:35回复
  5. #79
    以前小哥也在我床边喘气,突然没有不习惯了
    娇嫩的邪邪2017-06-25 16:56:48回复
  6. #78
    南派三叔其实很不容易了,写了这么多部的盗墓笔记,有一些bug很正常,理解一下
    啊哈哈哈哈2017-05-30 12:35:10回复
  7. #77
    主人你就这么把我抛弃在西王母那儿,另寻新欢了么?
    黑金古刀2017-05-22 13:12:40回复
  8. #76
    霍老太的目的不是去找她女儿的下落吗 我天 无邪不想去参与他们的活动 那就直接给霍老太说你女儿变禁婆了 现在在格木尔的疗养院不就得了?这些漏洞真的是 越看到后面越无奈 三叔如何填得起这些坑?
    吐槽党2017-01-28 11:50:24回复
    • 大兄弟,认真看啊,疗养院里那个不是真的霍玲,霍玲他们早在巴乃就被换掉了
      匿名2017-06-17 20:28:26回复
    • 好好看一下好么,又没说是去找霍玲
      匿名2017-06-22 14:47:41回复
    • 她知道她女儿死了,但是她想知道真相
      匿名2017-07-04 12:33:52回复
    • 一个母亲找女儿找了那么多年你猛一下说人家变成妖怪了,先别说接受不接受,霍老太那种人相不相信都是问题,要是一切都这么简单,那就不是盗墓笔记了
      匿名2017-07-16 2:35:39回复
    • 傻逼,霍玲在广西的时候被盘马杀了,便禁婆的是假的霍玲,怎么看的你
      2017-07-17 11:12:56回复
    • 她女儿已经死了,疗养院的是假的
      小哥2017-08-01 20:14:02回复
  9. #75
    霍老太的目的不是去找她女儿的下落吗 我天 无邪不想去参与他们的活动 那就直接给霍老太说你女儿变禁婆了 现在在格木尔的疗养院不就得了?这些漏洞真的是 越看到后面越无奈 三叔如何填得起这些坑?
    吐槽党2017-01-28 11:50:24回复
    • 是哦!
      匿名2017-07-06 22:15:57回复
    • 霍老太知道那不是她女儿
      匿名2017-07-24 14:14:50回复
    • 那不是真正的霍玲
      匿名2017-07-31 10:37:36回复
  10. #74
    我问胖子喜欢是什么,他摇着头轻轻擦拭着云彩的墓碑
    无邪2017-01-17 20:47:03回复
  11. #73
    我恨胖子 把我媳妇弄的都满脑子龌龊思想
    闷油瓶2017-01-16 16:27:50回复
  12. #72
    这坑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也觉得三叔很难填上。。。。第二季看到现在发现没有第一季严谨,也许这是还未修改最终的版本。。。
    首读党2016-12-01 3:31:12回复
  13. #71
    有时候总觉得,人的成长,是一个失去幸福的过程,而非相反。
    咳咳2016-11-05 14:56:11回复
  14. #70
    为什么每次我都会有不翔的预感
    天真无邪2016-11-02 17:17:57回复
  15. #69
    闷油瓶演夜叉,我看成犬夜叉了。
    妹纸2016-04-11 14:07:14回复
  16. #68
    这是我们的巢...... 小哥:粉红衬衫,敢动我媳妇,我们有必要来聊聊人生!
    甁&邪2016-03-27 14:26:40回复
  17. #67
    狗蛋是什么鬼
    啦啦啦2016-03-25 22:08:28回复
  18. #66
    仁怀市长岗镇太阳村的,无钱无权永远被当官的坑,就没有人管管????
    被坑的农民,2016-03-22 0:14:16回复
  19. #65
    找不到我就找个帖不不要啊盗版快滚
    黑金古刀2016-03-05 7:32:55回复
  20. #64
    怎么又叫我粉红衬衫……
    解雨臣2016-02-27 23:16:37回复
  21. #63
    感觉寓意很深,有挺多句话都值得深思,此外可以看到天真出现变化了,并不是那么难懂吧…
    这一章…2016-02-19 11:58:37回复
  22. #62
    没错,是我!
    李元芳2016-02-09 22:45:42回复
  23. #61
    实话是如此多如此大的坑 三叔填不起来的
    我爱王淑琪!2016-01-13 20:38:50回复
  24. #60
    不要我了么
    黑金古刀2016-01-07 23:34:55回复
  25. #59
    天真:这是什么玩意儿? 小花:这是我们的巢。 悶油瓶:吳邪,解雨臣來了,我就走。 胖子:欸,小哥,別管他們那對一見鍾情了,咱們去看美女去!雲彩,我來啦!
    加油添醋2016-01-05 22:11:52回复
  26. #58
    看完评论,我觉得自己居然看懂了真是奇迹
    天真2016-01-05 13:16:28回复
  27. #57
    我是人妖!我是人妖!我绝对是人妖!
    嗷呜嗷呜~~~我就是自带发光技能的超级炫酷霸气的美喵。啦啦啦~~~话说天哪这评论昵称真的没有字数限制吗!!!!好激动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2015-12-09 22:16:54回复
  28. #56
    可惜,有些路,走上去就不能回头,决绝的人可以砍掉自己的脚,但是心还是会继续往前。
    。。。重温党2015-12-08 22:53:24回复
  29. #55
    这部小说就已经被“它”瓦解成了电视剧...
    吐槽一哥2015-12-04 23:30:26回复
  30. #54
    我现在还没有弄清三叔啥时候是真的,啥时候假的。
    天真2015-11-03 19:58:53回复
  31. #53
    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我是傻逼
    啊哈2015-10-30 16:24:52回复
  32. #52
    故事好曲折离奇呀,三叔真能编
    “它”2015-10-16 16:03:56回复
  33. #51
    我少有的没关心,期问胖子给我发了条彩信,我发现是云彩和他的合照,看样子他们已经到了阿贵家里,胖子的嘴巴都咧到耳根了。 (期间哟 怎么有错字
    闷油瓶2015-10-11 4:02:34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