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二十六章(一)

  胖子说完就起身走了回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什么,显得和我谈得不愉快的样子,我只得配合地做一些无奈的表情。一路回去,就见他们在聊天,秀秀等我坐下,就轻声问我胖子和我聊什么。我道稍后说,现在不方便,把她打发了过去。

  坐下来后,我心里有底,便放松了不少。想着刚才胖子的几个问题,我还是感觉有些异样,但怎么想都觉得胖子不像在骗人。

  不是说胖子不善于骗人,而是我对于谎言很敏感。很多时候三叔骗我,我其实都能感觉到,但是每次我都会理性地判断这是自己多疑。但是这一次,却是我的第六感觉得胖子不是说谎。

  我想起胖子之前的表现,决定不去想那么多了。胖子说得对,他要害我,早就害了。

  只是皮包的眼神也有些怪,问我道:“你们干什么去了?”

  “看看前面的情况。”我就道。

  “看得那么神神秘秘,三爷,有亊您可不能瞒着我们。”皮包埋怨道。我一看这情况就立即给秀秀打了个眼色,想让她岔开话题。我问秀秀道:“你们聊什么呢?”

  秀秀知道我的用意,立即就道:“我们在聊老九门的事。听说军队在长沙的时候,部队里什么地方的人都有,还有各地流窜的难民。”

  “当时很多京城的达官贵人都能唱几句京戏,所以军队在新中国成立后进京,没有一路花鼓唱到底。陈年旧事都是聊天时说起的,不过幸亏二爷家后来衰败,否则现在这种时代,他们不知道该扮成什么。现在人心疏离,外人防得少了,自己人反而成了心头大患。”

  皮包似乎有点喜欢秀秀,秀秀一说话,他的注意力就转了过去。秀秀说的是自己的两个哥哥。一路上听秀秀说来,这两个人算是北京的名流公子,却不是特别出色。俩人对于霍老太赏识小花,早就心存不满,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可能从小就一直在积累。我没法插话,便想让她多说点。

  胖子坐下,往火里丢上几捆树枝,道:“这种《金粉世家》和《啼笑因缘》里的桥段,老子没什么兴趣,有没有老九门里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风流韵事,拿出来讲讲。听说你们二爷守寡之后颇风流,流连烟花之地,其中有一个相好白得跟瓷器精似的,手上画上青花瓷的花纹,人称‘小青花’,有没有这事儿?”

  “小青花现在还在,你要不要去看看?现在在养老院。”秀秀道,”画上青花瓷纹,还和青花瓷娃娃一样,就是被打裂了的那种。”

  我喝了一口茶就道:“先人故旧,你积点口德吧。旧社会的女人大多身世可怜,这小青花,未必是她愿意当的。”

  皮包很不认同,但也不愿意接话头了,就对胖子道:“你想听荤料,我们这种人怎么讲得出来,不如你说几个。”

  “胡说,我答应了云彩,如今要做正派的人,你们这么低级趣味,活该都处不到对象。”

  胖子转身把帽子盖在脸上,说道:“时间不早了,胖爷我缺觉,先睡了,你们继续‘锵锵三人行’。”

  我看了看月亮,这儿的地势太特别了,顶上的横木挡住了大部分月光,只透下一道道暗淡的白光,如果不是头上的一段横木朽坏掉进了深沟内,这里恐怕一丝月光也透不进来。

  这一条秘沟并不是当年张家古楼的建造者盖起来的,而是古瑶民在岭南古国时期的遗存。显然,这片深山在很久以前就有很多神秘的活动,只是不知道古瑶民在山中建这道秘沟的目的是什么,和张家古楼选择这里有没有必然联系。

  几个人都想眯一会儿,就都分头靠下。我刚想闭眼,忽然就见胖子一下又坐了起来,去水潭边小便。我心说破事儿真多,于是也拿帽子翻下来盖上脸,很快就沉沉睡去,计划在一小时以后醒来,

  在这里我已经形成了很精确的生物钟,只要睡前提醒自己只是短暂休息,我一定能准时醒来。果然,过了一会儿我就醒了。我的脸上盖着帽子,里面散发着洗发水的味道,我十分庆幸在野外还能闻到这种城市里的味道。

  我吹了口气,心里想着以前去鲁王宫和云顶天宫的那些日子,那时候我都属于破坏队伍士气的分子,永远要被潘子踢才能醒来。如今我却没有赖床的权利,我是三爷了,其他人都看着我呢。我迅速把帽子一抓,就想翻身起来,这一抓之下,却发现盖在脸上的帽子成了一一团湿漉漉的东西,还很油腻。

  我一惊,立即拍开那东西坐起来,随即发现不对——篝火照亮的整个区域里,靠近秘沟边缘的部分有水滴落下来。我以为是下雨了,但是抬头就发现,水不是从上头滴落的,而是从石头上溅落下来的。我正坐在沟边的一块石头旁,四周的藤蔓已经被砍完了,水是顺着上头的沟壁滴下来的,拍在石头上溅起了水珠,四周好些人都已经被浇醒了,几个人遮着脑袋跑出溅水的区域,嘴里冒出“怎么回事”一类的话,胖子立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让全部的人闭了嘴。

  我们都看着他,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就看他闻了闻被溅满水的身上,我跟着闻了一下我的帽子,一股尿骚味儿立刻让我恶心到了极点。

  是尿,有人在我们头顶小便。

分享到:
赞(85)

评论2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9
    没错,我就是喜欢秀秀,我就是要艹她。麻烦问下,哪里可以割😡
    包皮2017-08-17 9:59:36回复
  2. #28
    二爷??守寡??风流??小青花??(头顶一片绿)
    张大佛爷2017-07-27 22:48:40回复
  3. #27
    我每次都把皮包看成包皮………
    匿名2017-07-24 18:44:03回复
  4. #26
    话说,玉米黄,我喜欢你的名字
    萝卜白2017-07-03 21:39:50回复
  5. #25
    故人等你归
    起灵哥哥2017-03-21 19:17:09回复
  6. #24
    尿?!
    玉米黄2017-03-13 21:13:29回复
  7. #23
    吴邪,我想你了。
    张起灵2016-11-12 22:15:02回复
  8. #22
    砍我阿
    藤蔓2016-03-29 18:10:04回复
  9. #21
    换他如今的模样
    长白山2016-01-24 16:40:04回复
  10. #20
    小邪,我对你说了那么多,你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吗
    三叔2015-11-25 15:29:38回复
  11. #19
    我怒
    小哥2015-09-16 19:31:16回复
  12. #18
    5楼真相
    匿名2015-08-31 12:59:29回复
  13. #17
    评论是亮点,看到评论,恐惧一下子就飞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看小说了
    评论是亮点呀2015-08-28 15:32:05回复
  14. #16
    你胖爷爷要是知道是谁尿的,就找小哥拧断脖子8.17
    胖子2015-08-17 21:57:21回复
  15. #15
    我有那么恶心吗
    尿2015-08-17 18:01:16回复
  16. #14
    每回听到皮包这个名字,我都有想吧它提走的冲动。
    隐形人2015-08-13 11:29:19回复
  17. #13
    秀秀,你又调皮啦,是不是你撒的尿
    三叔2015-08-11 3:06:05回复
  18. #12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老是把皮包看成包皮的吗?
    嘴快2015-08-08 1:57:40回复
  19. #11
    一楼的孩纸,拜托看清点,现在的主题不是讲样式雷
    = =2015-07-29 17:52:16回复
  20. #10
    啦啦啦我被天真闻啦
    草帽2015-07-27 20:45:32回复
  21. #9
    自古一楼出sb
    !!!2015-07-27 2:14:13回复
  22. #8
    男生有第六感?
    hh2015-07-24 21:46:15回复
  23. #7
    和五楼一样 = =
    堂堂一只小姑娘2015-07-19 18:16:44回复
  24. #6
    在你们头顶流淌
    尿2015-07-19 9:44:13回复
  25. #5
    一直看成包皮,你们一说才发现是皮包
    少年2015-07-09 11:17:39回复
  26. #4
    是尿,有人在我们头顶小便。
    匿名2015-07-09 11:02:21回复
  27. #3
    每次看到这名字都有包皮的错觉,呵呵哒
    皮包2015-07-08 0:02:30回复
  28. #2
    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作者你是故意的吗
    皮包2015-07-04 22:46:10回复
  29. #1
    所以他们现在的路线和水底下的样式雷有半毛钱关系啊
    呵呵哒2015-07-04 20:49: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