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2015年更新 33

  我之所以说站满了人是有原因的,如果我摸到的是一只石头的脚,我能感觉出来。石刻的足部没有那么多细节,特别是陪葬的人俑,足部的雕刻一般圆润,从温度和手感还有坚硬程度,一摸就知道。

  但这是人的脚,因为脚上的指甲很长,能摸到开裂的皮肤,是软的。

  至少是绷着皮革的人俑,但我无法解释断裂的脚指甲,没有人雕刻一具石俑,会把脚指甲雕成这样。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误,毕竟刚才就一个瞬间,但我已经不若以前那样没有自信,仔细回忆了一下,我觉得我的感觉没错。

  我身边的黑暗里,站满了人,他们排着队伍,皮肤干涸,指甲还在生长,和之前的四阿公一样。

  这些人应该是死人。

  我缩回进黑暗中,心脏狂跳。

  四周非常安静,我刚才的举动,并未触发任何的状态。

  我几乎能幻想出来,我身边是一排一排的干尸,很可能穿着甲胄,身上全是灰尘。

  我暂时放弃了和胖子汇合的想法,这一刻我对光的渴望到达了极限。我站起来,全身发麻,后脊背的汗毛和冷汗一阵一阵,我深呼吸压了下去。想想自己这十年做过的事情,慢慢的,四周的压力,变得不算什么。

  我站了起来,感觉着手指钥匙的转动,再次开始往前走。

  一片漆黑,如果十年里让我坚持下来的信念,这信念现在就是指尖的一丝引导,比起十年无法触摸到任何东西,这一点点牵引,已经实在很多。

  光,我必须有光。

  我身上还有潜水服,有坏掉的氧气灯,一把铜钥匙,一块铁狗牌。用铁狗牌摩擦地面,只要速度够快,就会产生火花。但这些火花未必温度够高,我也没有取火的火绒。

  耐心,我告诫自己,边上的陪葬干尸,属于游牧民族,尸体上很有可能会带有火镰等陪葬用具,据我所知,大部分游牧民族的腰带上都会镶嵌有火镰燧石。

  如果我再往前走,有可能会摸到木质的东西,我有铜丝,只要有木料,我可以扯开我脖子上挂着狗牌的绳子,绳子的端口会有棉毛绒做引火的火绒。

  总之远不到绝望的时候。

  一路在黑暗中往前走着,却什么都没有碰到,没有胖子出现来救我,没有木料,脚下的地面上一直是冰凉的石头,有的部分忽然出现碎石,要小心翼翼的爬过去。

  我走的累了,躺了下来,如果是以前的我在这种绝望下,早就疯了吧。我蜷缩在黑暗中,开始思索我第一次被一把钥匙带着走,是什么时候。

  是我发现我爷爷迁坟的时候,老家出事,我在那次事件中得到的那把钥匙。这把钥匙让我找到了爷爷真正的棺材所在,打开了上锁的骨灰坛。从而找到了那些箭头。

  鬼玺,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不庆幸,把这个东西留在了外头。我是怕进来太危险丢了,所以让它和大部队一起运进来。如果这条路的终点是那座青铜巨门,那我真是应该随身携带。

分享到:
赞(16)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15
    为什么你们没想过带上夜视仪来看我呢
    黑暗2017-03-20 0:14:38回复
  2. #14
    你们有没有想过把我带上回是怎么样
    夜视仪2017-03-20 0:12:20回复
  3. #13
    雅蠛蝶~
    2016-09-13 17:31:59回复
  4. #12
    我快要消失了,你们还不来告别~~~
    2016-01-23 20:13:03回复
  5. #11
    九楼的儿子.爸爸回来了
    张起灵2016-01-13 20:59:23回复
  6. #10
    一路看下去
    2015-12-30 19:30:53回复
  7. #9
    三叔,快点让我爸比回来啊!
    张小邪2015-12-05 13:13:58回复
  8. #8
    三叔,我深深的感觉到两芭比不能相遇了
    张小邪2015-11-07 20:24:37回复
  9. #7
    光,我必须有光。 ----------------------- 海倫凱勒未受啟蒙前,心中焦急的呼聲。
    看客2015-11-07 0:38:33回复
  10. #6
    什么没人看,我在为你们填坑
    三叔2015-10-28 11:52:36回复
  11. #5
    我来了
    胖子2015-10-05 15:46:24回复
  12. #4
    为什么没人看了
    是不是三叔写的2015-10-05 11:11:45回复
  13. #3
    怎么会没人看了? 还是支持三叔
    ABC2015-10-03 21:25:22回复
  14. #2
    笨蛋吴邪!你把我放外头怎么开门!!
    鬼玺2015-10-02 12:09:44回复
  15. #1
    我为什么自己会转
    钥匙2015-09-25 14:44: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