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2015年更新 14

  一路往下掉,原来这下面有很多石板,每一层上面,都摆满了酒坛。难怪井那么浅。

  一路坍塌,我的体重加上上一层坍塌下来的碎坛子,重量一层一层加重,落到底部我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层。

  一屁股瓷器渣渣,都扎在肉里,我翻起来暗骂,出道起来,开哪儿哪儿起尸,踏哪儿哪儿踏。

  不过也怪自己骨头太重,看着没什么肉,体重那么大。一片漆黑,上头的天光完全照不下来,我打开手电,转头头部。转头就发现这是一条井道,四面都是青砖,井道特别窄,但是挺高的。

  我学建筑的,一看就知道目的,是希望井中水位太高,能从井口溢出浸没所有的酒坛。井底的通道应该联通所有的井口,通道内干的一比那啥,很久没有水了。不知道这井口会通往哪里,我站起来,抖掉身上的落叶和碎瓷片,抬头照井口。

  一照就看到一张巨大的人脸在看着我。我竖起中指,它猛地张开嘴巴,一只口中猴子从它嘴巴里吐了出来。一下落到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转身就跑,心中年纪大的记性不好,这鸟他妈是逆天的。

  手电光影之下,就看到通道里全是岔路,是网格状态的,一边听到有另外的人塌下来的声音。“小花!”我大叫看是不是他。就听坎肩回道:“老板,是我!安全,他们进不来?” “去你的,跑!”我大吼。“放心,他们进不来,进的来它们也跑不快。

  啊!!!这是什么东西!!”坎肩不知道在黑暗中的哪儿惨叫。“傻逼叫你跑。”我一个踉跄,面前出现了一个思路,是上面一个井口的酒罐塌下来挡住了去路,回头一照,口中猴直接扑面而来,一下扑在我脸上。

  我仰面而倒,手电翻转,是一个电击器,对着猴子就是一下。口中猴被电翻抽搐,翻到在地。我起身一脚对着脖子就是一下,送它回了老家,因为刚才过电,下巴也电麻了。转头,就看到黑暗中妖气涌动,有东西在过来。我手电一抬就看看密密麻麻的口中猴。

  “阿西吧”我呸了一口,转身继续跑。“坎肩,死了没?”我大吼了一声。“并没有!”坎肩大吼回来,声音在很远的地方。“再等我一下,肯定会死!!!”一边王盟的声音传了来:“人呢?人呢?”声音就在我边上,我转身跑入岔道,一个趔趄滚了下去,妈蛋竟然还有台阶,翻起来,正好和王盟撞在一起,口中猴瞬间扑了上来。两个人手脚乱踹踹飞了几只。我爬起来一下看到王盟的腰里别着一把拍子撩。

  “有枪你跑什么?!!!你个废物!”我拔出他的枪反身甩枪。王盟大叫:“不能用这枪!”我扳机一扣,就听一声巨响我整个人被后座力掀飞出去,撞到墙壁上,手到肩膀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你个鸡巴,你在里面装了什么?”我一口老血,舌根都咬破了,抬头一看,刚才扑上来的猴子全部都被打成血花了。耳朵几乎听不到声音我跳几下才开始有听觉。

  “这里面一发子弹是六发雷明顿的子弹合起来的。”我一看枪头,都已经开花了,看了一眼王盟,他道:“做的人说只能打一次。所以我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留给自己。”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是的。”“你自杀用炮啊?”我瞪着他大吼:“你他妈和自己多大仇啊?你对自己脑门轰一枪就剩下个巴知道不?人家不好收拾你知道吗?法医也是人你知道不?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你知道不?”王盟看了看被打成浆的猴子,说不出话来,我把他提溜起来,这样下去不行,老子要开大。抬刚才开枪的手,发现没抬起来。

  低头一看,我操,手扭成这样,一看就是骨折了。“难道真要在这里了断了?不会的,不会没有办法的。”我掏出一根烟,用还发红的枪头点上。大喊“夭寿了,解雨臣,你他妈快来救我!!”

分享到:
赞(98)

评论7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68
    你他妈自杀用炮啊
    疯不觉2018-03-12 19:59:51回复
  2. #67
    这个并不是我写的
    三叔2018-03-10 13:59:42回复
  3. #66
    这版写的真挫
    三叔变水了2018-03-02 17:28:34回复
  4. #65
    你们不知道写作背景,不怪你们,据我所知,三叔写盗墓笔记用了整整五年,而且,盗墓笔记包含各种方面的知识,可以说,三叔呕心沥血之作了,不是你们想象的提笔就来、洋洋洒洒!前面1-8可以说写作时间上是连续着的,时间大概是07年到11年,而现在你们所看到的,是2015年所写,试想,人都是会变得,所谓没有不会淡忘的记忆,既然如此,三叔的笔风就不能有所改变吗?三叔也许很长时间没动笔,现在只是找找感觉啊,再说,这个小说是围绕着吴邪来写的,人会成长,年轻时说点插科打诨的话,我们读起来觉得恐怖气氛没那么压抑,到现在,吴邪成长了,难道就要一直严肃下去吗,!!!
    看我大崩2018-02-24 12:33:41回复
  5. #64
    谁要开我???为什么老开我???
    2018-02-18 1:19:35回复
  6. #63
    为什么这么好笑
    稻米2018-02-08 18:47:09回复
  7. #62
    出道起来,开哪儿哪儿起尸,踏哪儿哪儿踏…… 天真你真自觉
    躲进山里2018-01-27 21:30:58回复
  8. #61
    不爱看快衮 没人求你来看 还他吗的要出来恶心别人 狗叫什么
    佛爷的手指头2017-12-22 13:21:52回复
  9. #60
    这都是十年后了 吴邪都多大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 人不会变吗 瞎bb啥啊
    匿名2017-12-21 10:12:34回复
  10. #59
    46楼的假吴邪😂😂😂😂😂
    hello2017-12-12 0:09:28回复
  11. #58
    前面的盗墓虽然漏洞,前后矛盾颇多,但至少情节精彩,这个后续更差劲了。
    南派三叔的语文老师2017-12-01 0:34:30回复
  12. #57
    夭寿了!!!哈哈哈哈
    青衣2017-11-16 19:22:47回复
  13. #56
    花邪终于发糖了
    您的称呼2017-11-06 23:43:59回复
  14. #55
    感觉这个不是南派三叔写的
    旭旭2017-11-04 23:49:13回复
  15. #54
    一屁股瓷器渣渣,都扎在肉里,我翻起来暗骂,出道起来,开哪儿哪儿起尸,踏哪儿哪儿踏。
    我大口喘气,就看到闷油瓶抓住了我的后领,用力把我从雪地里扯了出来。2017-11-01 16:41:22回复
  16. #53
    当年吴邪差点死掉都没喊小花来救他,人难道不是越来越成熟吗,无法理解
    匿名2017-10-30 10:13:28回复
  17. #52
    写的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Coco2017-10-29 21:49:42回复
  18. #51
    老子要开大
    吴邪2017-10-20 20:26:01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