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潜沙 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解迷

  我们三个人都呆住了,我们这一来一回也就是五分钟左右,任凭谁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我们的装备统统搬走,而且从耳室到俑道,只有一条路,这些东西能搬到哪里去?

  三个人对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胖子这个时候也害怕起来,说:“难道这里还不只一只粽子?”

  我摆摆手,现在不是讨论粽子的时候,这粽子我们尚且可以拼命,没有潜水设备,我们怎么通过那几十米长的海底墓道,这问题非常的严重,弄不好我们几个都要困死在这水底的墓穴里。

  我问胖子:“刚最后一个脱下装备的是你,你过来放的时候有没有挪过地方?”

  胖子说道:“当然没有!这8个钢瓶份量这么重,我吃饱了撑的搬来搬去。”

  我心想也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场,要是谁把这些东西挪了地方,肯定能知道,而且这东西的确很重,要想一口气全部搬掉几乎是不现实的。

  我们在那里发了一会呆,胖子见干想也不是办法,就提议四处去找找,说就算是有鬼来搬东西,也必然会留下什么线索。我心想也是,就跑去把一只只瓷罐搬开,看看是不是给藏在后面了,这其实有点自欺欺人,这么丁点大的地方,如果有什么东西,一眼就能看到,但是那个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我们找的非常细致,足找了五六分钟,我越找觉得越不对劲,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只觉得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最后还是胖子发现了,他突然大骂了一声:“娘的!这里根本不是刚才我们呆的地方麻!”

  我转头过去一看,只见他的手电照在角落里,我记忆里那里本来是什么都没有,现在竟然有一根石柱,一边嵌在墙壁里,另一边露在外面,上面雕了很多的珍禽异兽,这是与刚才完全不同的一种墓室结构。我们马上再看其他三个角落,果然,四个角落都有一样的变化,我脑门上开始冒汗,这不仅仅不符合常理,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我看向闷油瓶,他点了点头说:“他说的对,这里似乎是另一个房间,那边角落里的那只婴儿棺材也不见了,陪葬品的摆设也非常不同,而且,你看顶上——”

  我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宝顶浮雕上的阴阳星图竟然变成了两条互相缠绕的巨蛇,盘绕在整个圆梁上,刻的栩栩如生,好像就要扑下来咬我一样,我看的心里发悚,忙低下头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我们进错门了?”

  胖子说道:“怎么可能,这里明摆着是自古华山一条路,这地方又大,我们从这里去了那破道,在破道里被射成刺猬又跑回到这里来,没错啊!他娘的这样都能错我王字倒过来写?”

  我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有可能我们也碰上了三叔二十年前遇到的事情,不过眼下的情景又和他叙述的有点不同,不知道这里面生了什么变故。当时三叔并未脱下身上的潜水设备,才能够侥幸从这泉眼里逃出去,而我进来的时候,明明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竟然一点都没有做防备,我想到这里,不由有点自责。

  胖子已经被搞的有点懵了,问我道:“你们南派不是对古墓里的机关很熟悉吗?这样的事情你以前见过没?”

  我当然是没见到过,叹了口气:“这里也没外人,我就实话和你们说了吧,我这还是第二次进斗,不要说什么巧石机关了,我连这些瓶瓶罐罐的名字都叫不利索,你们也别指望我。”

  胖子听了还不信,说道:“小同志你可别吓唬我啊,我还真指望你能看出个门道来呢。”

  我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对他说:“现在这情况这么离奇,就算我真的是精于此道,估计也没有办法,你看这几分钟的工夫,什么机关能把一个房间里的陈设全部都变掉,连房子的结构都改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肯定有别的原因。”

  闷油瓶淡淡的点点头,表示同意,胖子挠挠头说:“那不是机关是什么?难道是法术?”

  我听他一提到这个,倒也想起来,说:“怎么说呢,也有这个可能,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倒斗的进了一个古墓,发现里面富丽堂皇,像一个宫殿一样,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人在喝酒,那人看他过来,不仅请他喝酒,还送了条腰带给他。他和那人喝了好几杯,就醉倒在古墓里了,醒过来一看,自己倒在一个破败的棺材边上,那腰带是一条蛇。不是和我们现在的情况有点像?”

  胖子说道:“像个屁,那他他娘的至少还有酒喝,我们只有水,怎么和人家比。”

  我一听也是,这个时候,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把三叔的事情告诉他们,主要是这事情没头没尾的,说出来有可能会牵涉到闷油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立场是什么,万一一句说的不对,麻烦更大,想来想去,我打定注意,说一半瞒一半。

  那胖子还在那里唉声叹气,我让他们坐下来,把一些关于三叔的事情,挑了一些说了出来,胖子不停的插嘴,我实在说不下去,只好越说越简短,最后胖子竟然大骂:“臭小子,你他妈的知道这么多都不说,简直可恶,你看现在可好,弄了个半死不活的境地!”

  闷油瓶听的入神,这个时候一把抓住我,问:“三叔昏迷的时候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看他表情这么严肃,结巴道:“他,他说的是‘电梯’。”

  闷油瓶哦了一声,突然一笑,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分享到:
赞(482)

评论15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70
    小哥笑了,做个纪念
    2021-10-26 21:04:24回复
  2. #169
    小哥笑了啊啊啊
    小哥2021-09-14 9:57:51回复
  3. #168
    三叔哦
    匿名2021-09-01 11:32:33回复
  4. #167
    闷油瓶哦了一声,突然一笑,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啊!!!小哥笑了
    稻小米2021-08-26 7:59:57回复
  5. #166
    小哥笑了!!哇哇哇哇![激动乱叫]吴邪,现场感受如何啊!
    瓶邪sjd2021-08-24 22:30:28回复
  6. #165
    小哥yyds
    小哥yyds2021-08-20 10:00:55回复
  7. #164
    小哥笑了
    bbb2021-08-20 9:59:06回复
  8. #163
    哇,小哥第一次笑,留言纪念!!
    匿名2021-05-30 13:08:40回复
  9. #162
    第二天中午,我到达那家医院,三叔在加护病房里,我进不去,和医生表明了身份后,他的主治医生看见我,把我叫到办公室,问:“你就是死者的家属?”   “死~死者!”我吓了一跳:“三叔他~难道”   那医生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这里发生了一起海难,死了30几个人,我这几天昏头了,应该是伤者,你是伤者的家人吗?”   我点点头:“我是他侄子”医生说:“你叔叔已经脱离危险了,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话,你可以放心。”   “他怎么受伤的?”我问   医生看了我一眼,有点为难的说:“我不知道,他是被一个渔民连同那些海难的人一起救上来的,当时已经深度昏迷了,但是他又不在乘客名单里,这个情况有点特殊,因为那是艘游览小船,如果船上多一个人,工作人员肯定能知道,但是他好象就是平白从海里多出来的一样。附近也没有发现他的船,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到那里去的。最奇怪的是,他手里抓着这个东西。”   医生拉开抽屉,那出一出袋子递给我,我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屡长头发,那医生接着说:‘他在昏迷的时候还在说一些胡话,你们家乡话我听不懂,但我想应该和他受伤的原因有关,就录了下来,不如你听一下。‘   我说了声谢谢,他拿出手机一按,我就听到了三叔的声音,他不段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仔细一听,原来他说的是:“电梯!”
    古早内容不谢2021-02-12 22:46:43回复
  10. #161
    小哥笑了哈哈哈,纪念纪念
    略略2021-01-19 13:33:53回复
  11. #160
    记录小哥第一次笑
    匿名2020-09-13 8:46:29回复
  12. #159
    小哥笑了!!!哈哈哈哈纪念
    啦啦啦2020-04-06 10:11:21回复
  13. #158
    笑了笑了~
    吾王起灵2020-03-15 18:13:09回复
  14. #157
    小哥改口了!!!!还笑了!!!!
    瓶邪szd2020-03-11 15:42:36回复
  15. #156
    闷油瓶第一次笑!留言纪念!
    如果真的有神,他一定叫张起灵2020-03-06 17:38:36回复
  16. #155
    小哥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粉,别介意
    张起灵我的2020-03-01 19:15:42回复
  17. #154
    三叔啥时候昏迷了??!! 我咋不记得?!
    Natalia2020-02-29 21:57:59回复
  18. #153
    小哥笑了小哥笑了,啊呀呀呀,我好高兴,留言留言
    解语花2020-02-17 19:36:16回复
  19. #152
    小哥一笑,评论就多了(@ ̄∇ ̄@)小哥第一次笑啊——开心!!
    坑(三叔不填的)2020-01-30 9:52:34回复
  20. #151
    哇啊啊啊!!小哥笑了哎!!
    小十爷2020-01-18 20:01:14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