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七十一章(二)

  当时应该是我爷爷在解九爷的介绍下,先住到了我奶奶家(我奶奶和解家是外戚关系),我奶奶负责照顾我爷爷,当时江南小家碧玉和湖南的女盗墓贼气质完全不同,我爷爷当时应该是劈腿了。在没有和霍仙姑交代的情况下,直接完败给了我奶奶。当然,当时我奶奶也不知情。

  当时全国的形势是一片兵荒马乱,就连书信都不通,这事情就这么慢慢熬过去了。大概是两年后,霍仙姑来杭州的时候,我爷爷已经和我奶奶成亲了,我奶奶已经怀了我老爹。当时霍仙姑也没有见我爷爷,只是很客气地在房里和我奶奶聊了一个时辰的天就走了。

  从此天各一方,大家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也知道对方过得如何,就是再不相见。

  谁也不知道当天她们聊的是什么,只听下人说,她们聊得很开心。

  我爷爷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肯定是满头的瀑布汗。我听了都不由得同情他。

  大概是过了三年,我爷爷才把生意继续反推回长沙,之后基本就是两地来回住。每次去长沙,我奶奶必定陪同,我爷爷和霍仙姑再也没有死灰复燃的机会。再过一年,霍仙姑就嫁到北京去了。我爷爷说起来还感慨,在的时候,觉得可怕,走了,却也觉得惆怅。

  我三叔应该是在十三岁时自己入行的,先是在长沙混下地,后来得了一些经验和钱,便到杭州来,买下了现在的这块地。当时还没有买这个概念,是通过关系拿的,盖了房子,便慢慢地把重点转换到了经营上。这个地方经过多次扩建,也越来越好。

  二叔一直在做学问,大概是在七年前开了茶楼,也不是为了赚钱,单纯就是为了和他的那些朋友有个聚会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二叔身边有女人,他似乎是红花滴水不进。但也许是二叔心思特别缜密,他的破事儿谁也不知道。我老爹则很早就离家了,当时支边,从南方去了北方做地质勘探,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才回来。

  回来之后,他们结婚有了我,我老娘是个强势户,杭州本地官宦家的姑娘,后来有段时间天天和我爸闹离婚,差点把我烦死。

  吴家在杭州的整个过程到此就很明确很清晰了。现在的问题是,这栋楼底下的房间,到底是怎么来的?是在修建之前就挖好的,还是在重建的时候完成的?

  如果三叔本身不知道这间密室的存在,那这间密室一定是偷偷完成的,所以不可能是当初修建时就设计的,很可能是之后某次重建时挖掘的。

  我是学建筑的,我知道挖地下室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出去走了几步,以步伐来丈量,很快我发现,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

  这个地下室的确切位置并不是在三叔房子的底下,而是在和隔壁屋子交接的墙壁底下。

  我看了看隔壁的楼,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这里的农民房很密集,每次来三叔这里,我总是直接上二楼看货,也不会待得太久,隔壁是谁,我真的是不晓得。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浑浑噩噩地走到了隔壁的大门口,鬼使神差地敲门。

  那是铁皮门,特别熟悉并且特别结实的那种农民房专用防盗门。敲了几下,我发现门上有一张已经剥落得差不多的纸条,上面写着”有房出租”,下面是电话号码。

  没有人来开门,我敲了半天,毫无反应。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这个号码。

  声音响了三四下,没有人接。

  我看了看四周无人,便找了个地方一下翻上了墙,跳了进去。

  我自己的身手那么敏捷,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看来这都是这两年”下地”锻炼出来的结果。落地之后,我就发现这个房子应该是没人住的,院子内一片萧条,全都是落叶。我正奇怪这些落叶是哪儿来的,就又见几片飘了下来。我一抬头就看到,这间屋子的房顶上种着一些植物,植物长久没有人打理,都枯死了,叶子是从上头飘落下来的。

  我用步伐丈量这个院子,发现如果有人要从这边挖一个通道到三叔的楼下,确实可行。但是我必须知道是什么时候挖的。

  我走向楼的门脸,这里还有一道门禁,那是一扇大的包铜门。这家没什么品位,黄铜的大门看上去金光灿灿的,很气派,所以很多农村的土老板都喜欢这样的门。

  这门虽然看上去很俗气,但是保险的性能确实极好,我估计用普通的小炸药都炸不开,而且这种门一般都有六七个门闩,要撬起来实在是费劲。

  如何才能进去?我想了想,看到二楼也是铁栏杆森严,所有的窗户被包得死死的,好像专门来防备一大帮人人室盗窃一样。就在我准备打电话找人来帮忙的时候,忽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我刚才拨打的那个电话拨回来了。

  我接了起来,里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我干吗,我说我要租房子,他道:“房子早就租出去了。”

  我道:“不可能啊,房子一直没有人住。”对方道:“房子十九年前就租出去了,那张纸条可能一直没有撕掉。十九年来,房租每年都会准时打过来,所以我在外地也从来不过问。”

  十九年前?我愣了一下,看了看这房子的格局,十九年前的房子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这房子肯定是翻修过,我就问他十九年间这房子是否有过修整。

  对方说不知道,他也没法管,反正钱每年都有一个递增比例,说完他就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道:“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想租房子。”说着我灵机一动,就问他,”你能不能把这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他做个二房东,租两间房子给我。”

  对方还挺热情的,说稍等,很快就把电话报了过来,说他自己也很久没联系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继续打电话去找他。

  我听得心中暖暖的,心说世界上毕竟还是有温暖的。于是,我拨通了他给我的电话号码。响了几声没人接,我放下电话看是否拨错了号码,忽然,我看到我的手机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名字,这个号码竟然在我的手机号码簿里!

  看着这个名字,我立即把电话按掉了,心说狗日的,不可能吧。

分享到:
赞(369)

评论7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7
    我真是奇了怪了,你们TM哪来这么多废话?作者已经交代这片是老房子,我就见过老房子上十几年的广告纸经过风吹日晒都没烂,你们没见过不代表没有OK?另外,房主已经说过,房租每年递增,有钱赚人家房主又在外地,人家愿意二房东关你们毛事?吴邪是故意被家里培养成了一个单纯的人,虽不是娇生惯养,但也从没受过苦,经历那么多事后,见过了人情冷暖,人性最狡诈,最冷漠,最丑陋的一面,吴邪会感到心寒,难过,疲惫等等的情绪,那房东的热心温暖了吴邪当时的低落心情,这是人正常的反应,你们没体会过这种心态,你们懂个毛?还说三叔智商低,我看你们TM连脑残都不如!少TM在鸡蛋里挑骨头,换位思考,如果让你们来些盗笔,凭良心说你们能有三叔写的好?恐怕你们还不如小学生的千字文。盗笔涉猎太多,三叔也不可能事事都去了解,差不多就行了,你们哪来那么多事?三叔故意写吴邪的心里变化,就是让大家看到吴邪的成长,吴邪是很多方面都不行,比不上小哥,胖子,小花等人,那也是吴邪的家里定好的计划,故意不交给他盗墓的技术,但是吴邪有头脑很聪明,但是也要一点点的成长,谁天生就能像福尔摩斯一样会推理,你们能?还有,没看懂就多看几遍,智商低你们怨不得作者,看不懂不要挑作者的毛病OK?你们那种脑残低智商的评论还是少发,免得被人笑话!(转发于12楼)
    《关于2022我还在看盗墓这件事》2022-01-26 0:29:44回复
  2. #56
    48说的对
    无名2021-10-14 20:18:45回复
  3. #55
    顶12楼!!!
    小哥无邪永远的神2021-06-15 10:48:06回复
  4. #54
    12楼超赞!!!
    小哥无邪永远的神2021-06-15 10:47:50回复
  5. #53
    还有些为了吐槽吐槽的,情节都不看清楚,就在那找bug,还感觉自己挺行哈
    潘爷,走好2021-06-07 8:53:38回复
  6. #52
    不会是他二叔吧
    匿名2020-05-17 21:36:25回复
  7. #51
    12楼厉害!与你同在!
    晴语2020-04-22 19:19:15回复
1 2